东船西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抗战必胜!!!

――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大草原!





@宿莽

手寫協會-LoH:

   协会的各位亲爱的也晚安啦
   笔芯芯

_柏宸:

   突然觉得白居易的名字是对他自己最大的讽刺
   ——何来居易?
  
    晚安

他和他。
前半生颠仆,是因为有家无国。
后半生流离,却是因为有国无家。

@宿莽

泠泠七弦上[第一幕]

七弦月上:


 
  我叫阿泠。


  母亲生下我之后便与父亲离婚,孤身一人带着我和哥哥远走他乡。


  她走时,除了我和哥哥还有从母家带来的衣服首饰,其余什么也没拿走。


  母亲是个有傲骨的女子。


  她多才多艺。凭着一手绝妙的苏绣在当时的上海冠绝,硬是养活了我和哥哥。


  在我4岁之前的时光里,我记得我问过母亲:


  “我和哥哥的爸爸呢?”


  “妈妈你的爸爸妈妈呢?”


  “他们是谁?为什么我从没见过他们呀?”


  而母亲,她总是生涩地扯出一个笑。一旁的哥哥若能见状,便会冷冷淡淡地开始询问我的功课,移开我的注意力。


  若哥哥正好在上学,母亲也总略带苦涩地道:“阿泠,你长大后就会明白的。”言语轻得像是在叹息。


  一次两次得不到答案,我便也放弃了得到答案的兴致。


  母亲的苏绣事业风生水起。从一个小绣坊做到了名誉长江一带的大集团。母亲聘了许多员工,自然也就清闲了。除开每日必要的视察集团、工厂工作等事件。余下的时间她总是用来陪伴我和哥哥。


  母亲教我钢琴和古琴,教我刺绣。每晚睡前,我和哥哥总会和母亲一起在案几上练书法。母亲的字气韵磅礴,铿锵有力。


  但她会时不时泪流满面。泪水滴在白宣上,滴在缓缓晕开的浓墨上。晕成一片阴霾。


  我和哥哥总是自觉地退出房间。


  母亲生来要强,定是不想让她的儿女看见她脆弱模样的。


  哥哥的成绩极好,从不让母亲操心。但他除学习外的时候我亦见不到他。时常几天都不会出现在我面前。问母亲,母亲竟也从不担心,亦不肯回答我的问题。


  那一年我4岁,哥哥12岁。


  母亲突然带我和哥哥返宁。毫无预兆。


 


 


 

纵使今朝错过
亦可他日相逢。

献丑了。

@宿莽

即使抖了写的也很好看呀^V^^V^^V^
@宿莽

宿莽:

手一抖,没写好 @Yee

stay calm......
抄一抄金刚经,有益健康.
😂😂😂😂😂😂 @宿莽